海棠小说网 > 未分类 > 野心 NP > 烟疤「Рo1⒏run」
      “我们都是从高处落下来的人,所以我的一些不得已,相信你也能理解。”

      扬起一侧眉梢,周元看怪物似的打量他,“我们俩不一样。“

      抬手顶了顶镜架,盛耀嘟唇抿起,“怎么不一样?我们都是到过高处的人,而现在跌下来,也没有忘记过要回去。”

      似是略感认同,周元颔首道,“嗯,确实。我们都是到过高处的人,但本质存在区别。”

      “什么区别?”

      “我的高是与生俱来的,你的高只是别人给你抬的,现在你不过是回到了你原来的位置,不甘心而已。”

      事实被堂而皇之地摊上桌面,盛耀心里没有丁点准备,平日里无波无澜的面具登时碎出细微裂痕,他稍稍垂眼,用半阖眼皮盖去暗涌狰狞。

      “这么说就没意思了不是么?不管是与生俱来,还是别人抬的,就眼下而言,你的情况比我还是差多了。”

      “对,我承认。但如果我不愿意帮你,你看起来比我更人生无望。”

      想起此行目的,盛耀强敛住胸口憋闷,释然一笑道,“嗯,还是得拖你帮忙。只要你把刘迦洛的联系方式给我,咱们之间所有事都消了。”

      若有所思地把玩了会方向盘,周元问,“不知道咱们之间有什么事呢?”

      “也没有什么事,不过就是你好心帮了我一把,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从此以后不再烦你。”

      “行,希望你说话算数。”

      陡然转变的态度令盛耀略微诧异,下齿磨咬唇珠,他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那你现在发给我?”

      “发给你不太安全,不如我抄给你吧。”

      “也行。”

      “不过我对你不信任你也应该知道,以防中途你突然抢我手机,不如我把你手捆上再抄吧。“

      “我干不出这种没品的事。”

      “我必须对刘迦洛的安全负责。”

      车厢霎时遁入静默,二人僵持半晌。

      心底隐隐觉得古怪,可悬于嘴边的肥肉又令盛耀败下阵来,想着她平日也未曾有什么过激行径,他挣扎几分钟,终究递出一双胳膊,“…行吧。”

      翻身自后座取来战绳,周元利索将绳翻绕过他的手腕,麻利地捆缚成紧紧一束,随后将他胳膊往回一丢,仰回椅背点起了烟。

      盛耀察觉不对,“你要干嘛?”

      “我要干嘛?”阴森笑笑,周元将烁着猩红火星的烟头探至盛耀脸侧,陡然袭来的热度令其下意识躲避,“你把我外教的检测结果改了,你问我要干嘛?”

      盛耀的呼吸漏了一拍,“还能改回去,你…别做这么危险的事。”

      “我很想知道,如果在你脸上烫几个烟疤,你的仕途还有吗?做乘龙快婿的愿望还能不能达成?”

      “别冲动…凡事想想后果。”

      “后果?”烟头在周元的操控下滑过领子,燃出焦糊气味,“你一而再再而叁地跟我过不去,怕是不知道我会疯是吧?”

      盛耀留意着再度靠近的烟头,抬手想去拉门,可被绑成粽子的手活动不得,当下唯有在狭小的副驾内不断挪动位置,却始终无法逃离寸寸贴近的烟头。

      他只得尝试动之以情,“别这样…冷静…你下不了手。”

      “是吗?那你想错了。”周元猛地将烟摁上他的左肩,火星顷刻吞噬单薄衣物,继而烧烂皮肤,“我恨不得一刀捅死你。”

      “嘶——”疼得倒抽一口凉气,盛耀浓艳五官中的平静不再,颈下绷出青筋,他闷吼道,“你他妈最好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

      扔掉灭了的烟,周元复又燃起一支,继续像捻着根逗猫棒似的绕着他转,“我不知道?要在你脸上烫个烟疤,毁你向上攀缘的工具,挡你的前途你就已经快要吓死了。那你叁番四次地断我财路,毁我关系网,那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嗯?”

      尒説+影視:○①⑧.run「Рo⒏r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