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现有玉漱的二阶法器,她们也不需要额外掏灵石乘坐飞舟了。玉漱将剑一横,首当其冲跳了上去,回头向忆昔招手。

      脚下一跃,立于翠屏剑尾,忆昔跟随她一同出了玲珑坊市,直奔山。

      飞行途中,总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视线紧紧胶着两人,也不知是否错觉。

      察觉林忆昔心不在焉,若有所思的样子,玉漱开口询问。林忆昔却不好意思直说,毕竟只是推测,也可能只是最近精神不善,偶有错觉罢了。摆摆手连道无碍。

      甫一落地,那道视线愈发锋锐,有些阴森,骇人。

      林忆昔打起了退堂鼓。

      戌时的寒山古木竦峙,花草葳蕤,黄昏时分犹如阴阳交际,半是生气,半是死意。

      这副萧瑟景象更令她心惊胆颤。

      她欲提议打道回府,转念一想,此举似乎甚无必要,也无法说出个确切原由,反而讨人不喜。

      只得卯着头皮往下走。

      幸而一路无恙,同往日来时并无区别,落脚点是一座山峰,着地有狼群朝她们涌来,撞见林忆昔身旁的叁阶,个个趴伏在地陆续退散。

      狼群数目太多,难以下手,只怕他们会不顾威压殊死反抗,也够林忆昔二人喝一壶。

      因此避开了狼群,向山林深处走去。

      “忆……忆昔。”忽然玉漱停下脚步,拽着林忆昔手臂,声音颤抖。

      “怎么……”了字尚未滑出舌尖,她被眼前景象震慑到无法动弹,喉咙干哑,说不出一个字来。

      那是株张着血盆大口的食人花,正中央托着一张形容枯槁的人脸。黑紫色的茎鄂,艳红花瓣,破碎的躯体一截一截嵌入花叶中。

      两只枯死的眼球骨碌碌转动,寻觅下一餐饱腹之粮。

      究其成色形貌,是一株五阶妖植,或许更高等也未可知。哪怕是二阶食人花,都足以令练气期的二人缺胳膊少腿损失惨重。

      忆昔赶紧将收回灵兽空间。两人不敢做声,死命捂住嘴巴,生怕溢出一丝音节。食人花尚未发觉有人侵入自己地盘,许是黄昏时分,它的眼力不佳,两只骇人的眼珠转动迟缓起来。

      “怎么办?”玉漱急得快哭出来,私下向忆昔传音。她不想死。

      林忆昔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谁能知道熟门熟路的这座山峰里会隐藏着五阶妖物,别说她们,身居浮云城的所有修士,怕是都没遇上过。

      她现在手上的筹码,只有识海里不知去向的老怪物。他会出面吗?

      她咬着牙,直将下唇磕出血,浓烈腥味直冲脑门。

      时间却不会给予机会,丝毫不留情,只一刹那食人花便发觉外人所在,张开黑乎乎血淋淋的花蕊朝二人袭来。

      硕大的花苞仿佛罗网铺天盖地,骇得人透不过气。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她下意识搂起身旁的人后撤步,一个纵跃,离了一丈远。

      即便这是她发挥出了潜能最快的速度,还是不可避免挂彩,握住玄剑的左臂嘀嗒一声淌下血来,靠近肩胛骨处的上臂被食人花的獠牙碰上,撕了一道口子。

      剧烈痛楚令她难以聚神细思。

      “忆昔姐!”玉漱惊呼,伸手去探那伤口,“怎么样?”

      忆昔一把打断,捉住,倒吸一口凉气,嘶声道:“我没事,现在不要管这个。”

      霎时间,食人花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般疯狂挥动自己的根茎,血盆大口犹如追魂令疾速奔来。

      两人为之一振,只道死路一条。

      却在这时,一袭黑影掠过,横剑于胸挡住食人花的来路。

      光芒一闪,食人花的头颅应声倒地,咕噜噜转到她们脚下,猩红暗眸直视二人。

      “啊!”玉漱瘫在地上,双手撑地不住退缩,顺势踢飞了食人花的头颅,犹如抛物线坠落黑暗里,轱辘转了两圈,便再没声响。

      男人从乾坤镯中掏出一方丝帕,细细揾拭闪烁着锋芒的剑刃。他擦得很仔细,从样式繁复的剑柄到滞人心魄的剑尖,分毫不落。

      她们歇了好一会,方才从惊吓与恐惧中清醒。

      “是你!”端详片刻,玉漱失声喊道,“那天在浮云城商会出手解围的人。”虽然男子浑身被黑衣包裹,面目也裹在面罩中,但那身冰冷刺骨杀意凛然的气势怎么都不会认错。

      闻言,忆昔怔愣,重新审视起黑衣剑客。

      身高近九尺,高大轩昂,胸肌轮廓分明,紧身衣下的腹部肌理也若隐若现。唯一能分辨出情绪的只有藏在阴影里的眼,生冷得几乎不像人类,空洞分明,他在想什么丝毫不需掩饰,因为他的眼里什么都没有。

      不知道为何,林忆昔打了个冷颤。

      比起人类,他更像个死人,就是站在眼前,也察觉不出生气。

      他的余光似是扫过了二人,又好似什么都没去看。

      男人没有说话,兀自清理自己的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