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到满心痛苦的时越被阿离救出,得知真相,那一瞬时绯虽为旁观者,却感受到一股痛彻心扉的寒意,他无法想象当时的时绯有多痛苦绝望。

    一片白芒中,时绯仿佛看到了曾经的小叔叔走过来,依然是沉静温柔的样子,和小时候的记忆毫无差别,却与那复制品假惺惺的伪善有着天壤之别。

    时绯哭着扑进时越怀里:小叔叔

    时越抚了抚小狐狸的头,叹息道:我无颜再见族人了。

    时绯揉着红成小兔子的眼睛,拼命摇头:不会的,我去解释,大家会明白的,小叔叔别走

    时越轻笑着摇了摇头,道:绯绯,让我跟阿离说几句话。

    小狐狸再睁开眼时,眼神变了,云曜愣了一瞬,默默放开手,礼貌搀扶着他站起来。

    他声音沉静:阿离。

    还在发疯的阿离忽的清醒,抬手就是一道攻击扑面而来,待他看清那眼神,却愣住了,收起魔力,无措地站起来。

    阿越,是你你终于肯见我了

    是我。我有些话想对你说,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相见了。

    不,阿离上前想要抓住朝思暮想的人的手,但时越退了一步,堪堪避开,于是阿离像个犯了错的孩子,默默站在原地垂下头,求求你,原谅我吧阿越,我是真心的,我知道你对我也是真心的。

    时越挪开眼看向窗外。

    我是真心的,但那点真心已经被你的欺骗消耗殆尽了。

    我喜欢的是那个和我朝夕相处,志趣相投的人,我希望和他厮守一生,我很享受那段时光。

    我不清楚那是你性格里的一面,亦或是刻意表现出来哄骗我的假象。

    但是你制造出来那些让人反胃的复制品,还有你逃避现实发疯的样子,让我恶心。

    不用提什么原谅了,只是我们也再不必相见了。

    时绯忽的身子一软,几乎要跌倒,云曜眼疾手快搀住了他搂进怀中。时绯晃了晃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慢慢站稳了身体。

    小叔叔已经离开了。

    眼前的阿离仿佛失了魂,整个人似乎被抽离了,低着头僵硬地站着。

    过了一会,他双手掩住脸,泪水从指缝滴落。

    刚刚云曜一剑几乎洞穿了他的肩膀,鲜红的血液不住地流淌着,但魔的自愈机制很强,他很快就会恢复,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让他痛到难以承受的是心脏,胸腔里似乎在被巨大的力量撕扯,疼到他想嘶吼发疯。

    他低低重复着:阿越阿越

    逃避百年的现实摆在眼前:是他亲手葬送了最爱的人。

    阿离挺直的脊背渐渐弯下去,他缓缓地双膝着地跪下来,痛苦地蜷缩成一团,悲恸至极发出嘶吼声,血和泪交杂着滴落在地面上。

    宝物已经拿到,任务也已经完成,时绯和云曜实在是没有再停留的必要,他们也不知道阿离下一次发疯是什么时候。

    云曜半搀半抱,带着时绯下了楼。

    时越终归还是善良的,没有提出让时绯杀了阿离报仇,但却也没有要求保留他的性命,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时绯一边走一边哭,金豆豆噼里啪啦地往下掉,云曜知道他心里难过,只把他搂进怀里,轻轻拍打着肩膀以示安慰。

    小狐狸暗暗发狠:我就应该回去杀了他,也让他魂飞魄散!

    云曜揉揉他的脑袋,未婚妻大人的命令无条件服从:我陪你去?

    时绯沉默,他口嗨罢了,他没见过血,不敢动手杀人。但想想放过阿离似乎有点太便宜了。

    魔没有魂魄,死了烟消云散一了百了,但他们是永生的,他以后只会活在无尽的痛苦当中,每时每刻都在自责。

    云曜话音未落,忽听楼上传来一声疯狂又绝望的嘶吼,泣血般的痛苦。

    听着觉得有点可怜又想骂他活该。

    37.第 37 章

    云曜刚刚跟阿离打了一架, 虽说没有受伤,却是已经筋疲力尽。

    而时绯则是受了阿离一击,身体还有些不适。

    两个人没法使用仙法离开, 只得慢吞吞顺着妖界的路往出口处走去。

    时绯走得有些吃力, 他还在为时越的离去伤心不已,加上身体隐约有些不太舒服,脚步踉踉跄跄的,勉强在云曜的搀扶下才能够站稳。

    云曜几次劝说时绯,想要抱他起来, 时绯都不肯,咬着牙仿佛在用这种方法惩罚自己一般, 默默流着泪往前走去。

    云曜叹了口气, 只得跟上。

    他们走得有些慢,不道过了多久,时绯茫然回神, 忽的想起,他们进妖界的时候可是四个人, 而如今只剩下他和云曜两个人了。

    我大哥他们去哪儿了?时绯不由得有些担心。

    我与他们不是一路过来的,可能他们又迷路了吧。

    云曜伸手试图勾住时绯的肩膀, 柔声道:绯绯,别逞强了,我抱你,咱们快些出去, 好吗?

    时绯秀气的眉丧丧地垂下,整个人看起来无精打采的,他半推半就拒了一下,道:我不想, 我

    话音未落,忽的时绯感受到身体一阵不适,有股力量在一点点侵蚀着他,仿佛要占据他的身体一般,每一寸皮肤都被灼得火辣辣的疼。

    唔时绯眼前一黑,竟然仰面晕倒,昏了过去。

    一向遇事波澜不惊的云曜登时慌了神儿,不住呼喊着他的名字,哪怕云曜已经精疲力尽,也依然将内力源源不断输入到时绯的体内。

    可惜这一切都如同泥牛入海,丝毫没有用处。

    云曜想起刚刚那个进入时绯体内,和他融为一体的珠子,想必问题还是出自那上面。当务之急还是要赶快回到青丘,去请狐族族长看一看,这个沾染了魔气的宝物究竟怎样能够取出来才成。

    想到这里,云曜一手轻轻环过时绯的肩膀,一手勾起他的腿弯,微微用力,把晕倒的爱人抱起来,直奔妖界出口去了。

    云曜!

    忽的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正是消失了不道多久的时瑄和应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