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就空荡荡的经脉现在乱得不行,云曜却诧异的发现,时绯并不仅仅是受伤的问题。

    他身体改造异化的状态,已经达到了巅峰,再不吸收灵力,只会持续亏损直到生命消耗殆尽。

    云曜皱眉看着时绯,昏迷中潮红的小脸透着不安。

    他还不知道时绯到底肯不肯跟他履行婚约,但眼下这情况却又完全等不得。

    就在云曜纠结不已,备受良心谴责的时候,怀里的小狐狸动了动,眼角泪水滑下来,他喃喃自语:不要,我不喜欢冷冰冰的鳞片我要跟云曜哥哥结婚

    一句话仿佛给云曜吃了定心丸,他抚着时绯的额头轻声道:好好好,不要鳞片,云曜哥哥永远跟你在一起。

    云曜抱起时绯去了浴室,将浴池放满了温热的水,脱去衣服一起躺了进去。

    崔沁给的那些药,一盒药丸内服,一罐药膏外抹,云曜取出来放在浴池边沿。本来只是想着万一压制不住辟璞珠的威力,迫不得已需要云曜的时候,能够让时绯少受点罪。

    只是云曜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云曜抱紧了小狐狸软软的身体,低头轻轻啄着他饱满娇嫩的唇瓣。

    小狐狸的性子一向是乖巧可爱,撒娇卖萌的时候多,云曜看他也总是带着宠爱的滤镜,便总是忽略了他的美貌。

    如今细细看来,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已经是绝色,无论他挺翘的鼻子,还是同样翘起的小嘴,都让云曜无比迷恋。

    云曜端起杯子含了一口水,将药丸口对口地渡进半昏迷的小狐狸嘴里,又把药膏抹好。

    他凝神运气,贴近了时绯的身体。

    自从出生起,精通医术的崔沁就发现宝贝小儿子不同寻常的体质。

    她和丈夫曾经尝试教时绯一些仙术,但明显能够感受到,时绯领悟力极强,也可以举一反三,十分有灵气,但进展缓慢无比。

    别人家孩子三天学会的仙术,时绯要花费三个月,可能还没办法正常施展。后来也就作罢。

    这导致小狐狸的经脉比普通神仙的经脉窄上许多,相较于云曜的浑厚粗壮的经脉,时绯简直可以说是无路可走。

    云曜费了好大的精力,好不容易灵力才突破了桎梏,勉强进入经脉。

    时绯疼得一个激灵,本已经昏迷了,此刻竟然直接醒过来,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云曜抱紧了他:绯绯乖,忍一忍,等你适应了我的灵力就舒服了。

    时绯乖乖点头,却把脑袋抵着云曜的胸肌,哭得一抽一抽的。

    灵力在他经脉里缓慢而又滞涩地前行,云曜紧张地观察着时绯脸上表情,生怕一个不留神伤了他。

    时绯痛到喘不过气来,他跟云曜的灵力差异过于悬殊了。他仰着头,无助地咬着嫣红的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云曜轻轻吻他,道:疼就咬我。

    时绯的适应需要时间,灵力运行地十分缓慢,不知道这个过程持续了多久,云曜小心翼翼控制着力量的输送,直到额头也蒙上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

    不知道是时绯渐渐适应了,还是崔沁给的疗伤的药起了效力,渐渐地小狐狸明显感觉身体轻快起来。

    腹部那股翻搅的恶心感逐渐减弱,控制在一个不会引起他过度不适的范围内,最终被彻底压下去。

    而灵力强行突破经脉的极度痛楚,也在渐渐消失。

    滞涩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灵力在经脉中放肆运行的畅快。

    时绯从来没有接触过高阶仙法,更没体验过这种浑厚灵力撑开经脉的感觉,腹部那些原本痛苦的地方又酸又涨,好像每个细胞都被充盈起来,渐渐有一种空前的满足感。

    云曜见状稍微放开了对自己的控制,虽说时绯已经难以承受,但他这五百年的刻苦修炼,实力远不止于此。

    浴池的水被带起一丝丝涟漪,柔和地拍打着两人的身体。

    龙在水中更能把自身灵力发挥到极致。

    时绯仰着头,手臂和腿却像八爪鱼似的缠上云曜。他怕水,怕掉下去又呛几口,抱住云曜才能维持身体平衡。

    云曜哥哥

    嘘,闭上眼睛。

    时绯依言照做,眼前被黑暗覆盖,他反而更能感受到那些力量穿透他的身体,磅礴巨浪一般一寸寸开拓经脉,弄得他很痛,但是最终彻底被他吸收。

    时绯忽然觉得神台清明起来,以前曾经看过却怎么都学不会的功法,在这一瞬间,与生俱来一般,扎根在他的骨血中。

    他忽的想起曾经背过的那一本疗伤功法,当初他以为阿离忽悠他,如今却逐渐明朗。

    小狐狸的灵气的确不俗,他不止学习能力强,还能立刻配合云曜,甚至直接主动开始吸纳灵力。

    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时绯感觉自己丹田处涨得厉害,云曜的灵力源源不断,他感觉已经到了极限。

    又过了许久,云曜渐渐有些控制不住力道,他寻常学的法术都是一剑封喉的杀招,讲究的就是个大开大合,且稳准狠。云曜一向只会放不会收,时间一久,他就控制不住想要恢复那种一击毙命的状态。

    时绯难受地往后退,他感觉到狂暴的灵力迅速涌入他的体内,把他的丹田塞得满满当当,仿佛要爆开一样。他才初次接受外界灵力,有点承受不住这样的疯狂。

    时绯哼哼唧唧地喊:难受云曜哥哥他感觉又是一波凶猛的灵力涌来,笼罩着周身。那些力量最终汇入丹田,绕着周身行走几个周天,然后彻底吸收。

    云曜抱起小狐狸,柔声询问:现在感觉伤好点了吗?再看时绯,却已经累晕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05 14:26:27~20211007 18:24: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麦麦 3个;误食樟脑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5024620 10瓶;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8.第 28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