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绯啊,你大哥怎么没回来呢?

    时绯刚咬了一大口冰淇淋,冷得只呼气,含糊不清道:不知道啊,我没见过大哥。

    你大哥追到你的行踪在云曜那边,立刻就赶过去了,怎么会

    话这么一说,时绯也有些担心起来,他顾不得冰淇淋冻嘴巴,三两下咽下去,坚定道:大哥一定是遇到危险了,我去救大哥!

    乖巧可爱的少年甩甩头发,噌一下从沙发上弹起身体,就要收拾东西出门。

    旁边围坐的时青岩、崔沁和云曜连忙拦下。

    云曜道:既然他去过我公司,那肯定碰上应皎了。我至今也联系不到应皎,想必就是跟时瑄在一起,或许是进了妖界。

    时绯急道:小叔叔那么厉害,那我大哥会不会也受伤了?

    云曜笑道:放心吧,应皎和时瑄身手不相上下,可以互相照应。

    崔沁一听是儿子那念叨了几百年的死对头,悬着的心登时放下来,沉默几瞬,幽幽开口:瑄儿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该成个家了。

    在崔沁的高超医术治疗下,云曜的伤势很快好起来。

    他们还有任务在身,于是告别了时青岩和崔沁,时绯和云曜再次回到人界。

    再次回到熟悉的城市,这里似乎没什么变化。云氏集团的摩天大楼足足有80层,地处城市中心区域,周边尽是些玻璃大楼,楼下是车水马龙的宽敞街道和高架桥,处处透露着繁华。

    现在正是早上十点,正当上班时间,大楼里人来人往的,各种业务交接谈判,每个员工都忙碌奔波着。

    云曜拉着时绯的手,准备去大楼上看一眼。但忽的感受到背后一阵灵力波动。

    时绯敏锐的耳朵察觉到后面忽然袭来一股杀气,他想躲,但身体的敏捷度却来不及躲闪,霎时间身子忽然一轻,已经被云曜抱了起来,堪堪躲过攻击。

    再回头看时,发现面前一个身穿花衬衫的男人身体迅速融化,化作一条眼镜王蛇。冰冷斑斓的蛇身蠕动着,嘶嘶地吐着猩红的信子。

    那眼镜蛇一击不中,逡巡一会,果断扭头逃跑,没入街角。

    时绯拉拉云曜衣角:云曜哥哥快去追!

    云曜道:你上楼去,去我办公室,里面有结界,寻常的妖物进不去。他推搡两把,看小狐狸迈开腿跑进大楼,迅速转身追了上去。

    时绯紧张地揣着手坐电梯,卫衣被他拉到最高,遮住了半张小脸,大眼睛从电梯的镜子里仔细观察着大家的反应,生怕再冒出个会变蛇的人来。

    但一切都十分正常,员工们或是无聊地打着呵欠,或是紧张地翻着材料,或是低头刷手机。楼层一点点升高,人也越来越少。

    直到80层,只剩了时绯一个人。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外面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小狐狸探头探脑下了电梯。

    这一层原本就是单独装给云曜用的,除了云曜和应皎各自一间超级宽大豪华的办公室,便是些洽谈室、会议室等会见重要客人的房间。

    现在云曜和应皎不在,想必员工也不敢怠慢,楼上还是打扫的干干净净,暖色的灯光和满墙装裱的名画,把这儿的氛围拉满。

    时绯小心翼翼把每个角落都查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人,这才放心回到了总裁办公室。

    还是那个熟悉的房间,甚至自己的小窝都在,桌上摊着今天待审批的文件,电脑显示着OA系统界面,咖啡机还在工作着。

    时绯无聊地玩了一会电脑游戏,在房间里溜达了几圈,趴在透明的玻璃上往下看。

    好高啊,整个城市的大楼在他面前都仿佛变成了小矮子,下面的小店和街道都像蚂蚁一般。他瞪大了眼睛仔细想要分辨哪个是云曜的身影,实在是太高了,时绯果断放弃。

    云曜老半天不回来,不多时把时绯等饿了,他翻箱倒柜想要找点东西吃。明明以前云曜为了投喂他,办公室囤了很多很多零食甜点,但很奇怪,那些甜点却都找不见了。

    时绯小声嘟囔:难不成被应皎给扔了?他只在桌上发现一小盒猫头糖豆,被他嘎嘣嘎嘣嚼着吃了,配着连喝了几杯咖啡。

    云曜说办公室有结界,时绯也不敢离开去别处,勉强垫吧了几下,躺在沙发上闭眼打瞌睡。

    鼻尖传来一股甜香气息,睡着的小狐狸一个激灵,唇角高高地扬了起来,大眼睛猛地睁开,却见眼前一大块草莓蛋糕。

    滑滑嫩嫩的奶油配着软软弹弹的蛋糕,还有甜甜的草莓和满满的巧克力碎。

    云曜哥哥你回来了,我刚好饿了时绯笑眯眯伸手要接,眼皮一抬,却见到蛋糕背后的人。

    那张熟悉的,苍白的,永远带着阴冷感的脸。时绯的笑容猛然僵住。

    阿离把蛋糕往前递了递,道:饿了就吃啊,小家伙还在长身体,不吃饭会长不高的。说罢还笑了笑,吃吧。

    时绯颤了一下,恐惧地往后缩了缩。

    他眼神一飘,见到旁边轮椅上的时越。时越脸色更苍白了,整个人像个剔透的玻璃娃娃,好像一碰就碎,在这秋天里他穿着厚厚的衣服,腿上盖着毯子,看上去病得很重。

    时越冲时绯笑了笑,道:等太久了,把绯绯等饿了?

    一瞬间时绯脑子里回想起电梯上员工碎碎念一会拿给老总看,明明没人却还亮着灯的顶层,当天的文件和打开的电脑,工作中的咖啡机

    他气得小脸皱起来:是你们故意把云曜哥哥引走,把我骗上来的对吗?!

    阿离摇了摇手指:啧,是他蠢,觉得有个结界就万无一失了。这个结界嘛他抬头扫了一眼四周,都不用我动手,你大哥已经替我破了。

    我大哥?你把我大哥怎么样了?时绯垮着小脸带着哭腔问。

    没怎么样,他和应皎自己走进迷雾的,出不来不关我事啊。阿离摊手。

    你!

    阿离退后两步站回时越身边:小傻瓜,你还是别操心别人了,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吧。

    时绯咬着嫣红的唇,气得不想说话,但听到阿离这句,才皱眉开始留意起自己身体。

    他睡觉时候就隐约觉得五脏六腑翻搅灼热感,他本以为是空腹喝咖啡胃里不舒服,但现在那种感觉更是逐渐加重,好像置身火中一般,灼得他汗都出来了,眼圈也红了。

    时绯蜷缩在沙发上抱腿缩成一团,他之前竟不信妖能坏到这种地步:你又做了什么手脚?

    阿离道:那盒糖,本想着你要是不肯吃就硬灌的,没想到你自己一口气全吃了。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恐惧感袭上心头,时绯红着眼圈冲时越吼道,小叔叔!我小时候你抱过我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带我出去玩那时候大哥不懂事欺负我,你安慰我陪着我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