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灯泡应皎十分及时地发现了他家殿下盯着人家狐族少主发愣,并且十分及时地戳了戳云曜让他回神,又十分贴心地帮小狐狸解围:哎?狐狸崽跑哪儿去了,刚刚还在这儿呢?

    本就不安的时绯更加不安了,他搪塞道:哦哦,我去找找。

    少年清瘦修长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很快火红色的毛团子下来了,他太圆了,仿佛是一个大大的长了耳朵和尾巴的毛球从楼梯上骨碌碌滚下来,一溜烟跑到云曜脚边,伸出爪爪推推云曜的小腿:呐,本团子在这儿呢。

    应皎:云总,你的生活助理呢?找狐狸把自己找丢了吗?

    几秒后,小狐狸欲盖弥彰地跑上楼

    反复几次之后,云曜瞪了应皎一眼制止他的恶作剧行为,应皎好歹长他几岁,一把年纪的龙了,还折腾小家伙没完没了了。

    少年再一次下楼,脸色苍白了许多,嫣红的唇瓣也褪去了颜色。

    我他刚要张口说话,话音未落却见纤瘦的身子往下一坠,竟然晕了过去。

    云曜英挺的眉蹙起,空间法术瞬间让他移动到时绯身边,接住少年摇摇欲坠的身子。他把时绯打横抱起来放在沙发上,立刻拉起松松垂下的手,用灵力探知时绯的身体状况。

    不是吧阿sir,化个形而已,这样都能晕,真的是狐族吗?

    云曜厉声道:闭嘴。以后不许欺负时绯。

    眼见得云曜都拿身份压他了,应皎乖乖闭嘴退开,取了药箱来候着。

    淡淡的蓝色光芒环绕着时绯周身,少年又化成了小狐狸的原型,毛绒绒的一只趴在沙发上,大耳朵蔫蔫地耷拉着。

    咦?云曜皱眉,又仔细用灵力探索了一遍,不敢置信道,他这竟然是炉鼎体质吗?

    云曜曾经在古书上见过记载,有一种十分特殊的炉鼎体质,灵力空空荡荡,只能修炼低阶法术,一辈子都无缘修炼高阶仙法。

    不过无缘修炼并不是说不可以用,他们奇就奇在,可以吸收任意的灵力,直接同化转为己用。尤其是一些仙器法宝,都能被这类人发挥出最大的威力,甚至直接融为一体。

    但是呢,这种体质也有一个负面影响。

    要么永远不借助外来灵力,一辈子平庸。只要接收了,就必须不断地吸纳阳气,不然性命都保不住。

    至于怎么吸纳阳气,咳。

    话说回来,谁又愿意把自己的灵力给别人,世间又哪来那么多契合的仙器法宝呢?

    总之,这就是个没什么用,但是又很羞羞的体质。

    云曜看一眼小狐狸昏睡的脸,小家伙看起来纯真无邪,嗯跟这样涩的炉鼎体质,看起来不太搭边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3 17:52:14~20210918 19:27: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天涯尽处是憩园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神经双鱼 2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1.第 11 章

    时绯是灵力使用过度导致的虚弱,所以才会脱力晕过去。云曜传了一会灵力,见小狐狸的状态逐渐好转,于是把团子抱起来,送回了房间。还贴心地用毯子盖住肚肚,以防小狐狸着凉。

    毯子隆起一个圆滚滚的鼓包,时绯太累了所以睡得很熟,鼓包缓慢地上下起伏。

    睡梦中小狐狸的jiojio翘起来,露出粉色的肉垫,毛绒绒的小身子时不时抽动一下,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小时候时绯灵力低微,一百岁了还是小小的一团红色毛球,大哥时瑄比他年长些,正当熊孩子的年纪,自然不会让着时绯。

    虽然爸妈心疼他宠他,也架不住时瑄见缝插针的恶作剧,小小的时绯没少被时瑄捉弄。

    比如时瑄最爱玩的,就是骗时绯去湖边,然后背后使坏,一jio把他踹下水。时绯每每吓得四只爪爪乱扑腾,扭动着胖胖的小身子赶紧爬上岸。本来狐狸就不喜欢水,几次恶作剧下来,时绯对水又是厌恶又是恐惧。

    小狐狸委屈,被大哥欺负了也不敢告诉别人,湿漉漉的红团子狼狈地爬上岸,垂着小脑袋可怜巴巴地掉金豆豆,还要被时瑄带着一群小弟吵吵嚷嚷地嘲笑。

    最先发现这件事情的是小叔叔时越,当时他撞见小狐狸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浑身上下的毛都打结了。把时越吓了一跳,运起灵力给小狐狸做了个全身检查,确定小家伙安然无恙,这才放心。

    很快时瑄欺负小弟的事情暴露了,被族长和族长夫人狠狠惩罚了一顿。当时的熊孩子时瑄很是不服气,甚至扬言要打时绯一顿还回来。所幸小叔叔常常护着时绯,才没让时瑄得逞。

    随着熊孩子慢慢长大,时瑄成熟了,也知道自己当初做的有多过分了。

    后来的时瑄像变了一只狐,对小狐狸好的不得了,什么都是弟弟说得对弟弟做得好哥哥支持你,几乎是个没有原则的弟控,跟爸妈一起把小家伙宠上了天。也就是那时候小叔叔不见了,听族人说是叛族离开了青丘。

    时绯在梦里仿佛过电影一般,把过往的事情又经历了一遍,小家伙的身体时而蜷缩时而舒展。小狐狸的表情也是,一会儿咧着嘴巴流口水,一会儿用爪爪抱着脑袋,眼角的泪水悄悄滑下来。

    云曜守在旁边,看到一滴圆滚滚晶莹剔透的泪水滑落,忽然间莫名其妙有了心痛的感觉。

    他凑近小狐狸,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指抚上小家伙的额头,轻轻摩挲:不哭了绯绯,不管发生什么都有我在呢。

    小狐狸在睡梦中紧绷的身体闻言渐渐舒展,但不出几秒,却又像弓箭一般猛然绷紧,爪爪无助地拍打着床面,嘴巴一张一合仿佛在说些什么。

    云曜把耳朵贴近毛绒绒的团子,试图听他说话,一边还不忘圈着小家伙安慰:乖,不怕,我

    动作温柔似水的龙忽然身体僵住,他清清楚楚听到小狐狸哭着说:我不要,我不想嫁给怪物龙,他们丑死了呜呜呜

    云曜:???

    他堂堂龙族太子,相貌出众仪表堂堂,六界之中不管是谁看了不得说一句生得好俊!

    平日里神界仙界那些小仙女们,追在他屁股后面花痴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更别提来了人间单凭长相拥有无数粉丝,流量吊打小鲜肉!

    活了五百年他头一次听到自己跟丑这个字挂边?

    云曜皱着眉瞥了一眼小狐狸,年纪轻轻的咋就眼神儿不好了呢?

    他很想给小狐狸一个重重的脑崩儿来清醒清醒,却见小狐狸爪爪抱头直发抖,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角滚落:爸爸不爱我了呜呜呜

    云曜十分不忍心,呼噜呼噜小狐狸的毛,道:爸爸爱你,爸爸爱你,不哭了。

    时绯往云曜的手边蹭了蹭,两根毛绒绒的胖爪攀上云曜的手臂,紧接着是软绵绵的肚肚尽数贴上来,就这样紧紧环着云曜的手臂,又陷入了酣睡中。

    云曜把小家伙哄好了,想要离开去工作,忽的发现毛团子像长在身上一般牢牢挂住,手臂根本没办法抽离。他尝试了几次后,放弃挣扎,干脆在小狐狸身边躺下来,一同进入梦乡。

    小狐狸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于是连同云曜又是一天没上班。

    时绯再次睡到自然醒,开心地看到铲屎官还在身边,于是蹭上去搂搂抱抱贴贴,愉悦地甩着毛绒绒的大尾巴。

    过了一会他才想起来,昨天昨天好像是他化成人形下楼,然后然后发生了啥来着?当时脑袋天旋地转的眼前的云曜一个变成了两个,后来就没有记忆了。

    那他怎么变回狐狸的?

    时绯心里猛地敲响警钟,坏了!昨天是晕过去了吗?难道他的身份暴露了?